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网络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

中兴员工坠楼之谜:曾[喜悦]报警称被跟踪 两次举手“投降”"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hg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22
摘要:来源:界面新闻作者:梁宙曾烨轩饶文怡2017年12月10日,中兴网信员工欧建新打开26楼办公室窗户纵身跃下,结束了42岁的生命。其妻丁秀芳称,丈夫在事发10天前被公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梁宙 曾烨轩 饶文怡

  2017年12月10日,中兴网信员工欧建新打开26楼办公室窗户纵身跃下,结束了42岁的生命。其妻丁秀芳称,丈夫在事发10天前被公司劝退,因股份转让价过低和人事部产生分歧。界面新闻调查发现,事发前一天,欧建新曾报警称被人跟踪,甚至坠楼前两次举手做“投降”状。对于网上流传的家庭不和的言论,欧建新的父母、妻子和岳父均表示否认。

  噩耗

  “你赶紧过来吧,你老公从楼上跳下来了。”

  丁秀芳听到这个噩耗,已是丈夫出事三个小时之后。

  早上丈夫出门前,丁秀芳并未察觉欧建新的异常。虽然电话是自称警察的人打来的,丁秀芳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接了个诈骗电话,或者对方搞错了”。她赶紧打车赶去丈夫的公司。

  半个小时后,丁秀芳去到了中兴网信的楼下——现场已经被封锁。从事发现场的照片看,坠楼者的遗体被黄色的布铺盖着,周围血迹斑斑。遗体落在大楼入口几米外,门上屋檐的一块玻璃已被坠楼者砸烂。

  “我当时想,可能是跟老公长得比较相似的人,可能不是我老公。”丁秀芳对界面新闻说,辨认是丈夫后,她全身发抖,头脑一片空白,“像有道雷霹到自己似的”。

  据家人介绍,欧建新出生在湖南省武冈市的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学习成绩优秀。他本科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曾在深圳华为公司工作8年,此后又考取了南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2011年,欧建新到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工作至今。

  “村里读书最厉害的就是他。”欧建新的父亲欧洪对界面新闻说,虽然以前家庭不算富裕,但老两口和欧建新的姐姐将全部心血都倾注在欧建新和妹妹欧莹莹身上。

  欧建新和丁秀芳育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今年9岁,上小学四年级,女儿今年才两岁,忙不过来的时候,儿女由丁秀芳父母帮忙照看。而欧建新的父母跟着欧莹莹住在惠州,老两口为欧莹莹照看孩子。

  丁秀芳确定丈夫坠楼身亡后,立刻打电话和欧莹莹说了这个事,欧莹莹怕父母承受不了,不敢直接说哥跳楼身亡,只是说“哥出事了”。

欧建新的一只皮鞋,另一只不知去向。摄影:梁宙

欧建新的一只皮鞋,另一只不知去向。摄影:梁宙

  现实中的欧洪并不善于言辞。说起儿子,他的手指有些发抖。“我儿子这么老实的一个人,工作上兢兢业业,有儿有女,多好的一个家庭,就这样没了。”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经现场勘查,深圳市南山警方初步认定欧建新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

  劝退与股权回购

  事发后,丁秀芳的一贴网文让中兴网信陷入舆论漩涡。

  从2011年至今,欧建新已在中兴网信工作6年,根据与中兴网信在2014年签的劳动合同,欧建新被中兴网信聘用于从事研发工作,合同期限为2014年9月1日至2019年8月31日。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中兴网信成立于2009年5月25日,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软硬件产品的设计、开发、销售、技术咨询、技术升级和维护等,中兴网信的最大股东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90%。

  丁秀芳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欧建新在中兴网信是负责与防火墙有关的项目,工作勤勤恳恳,平时做不完的工作还经常带回家加班。不过,“最近公司效益差,要压缩员工,而欧建新正好在裁员名单之内”。

  “12月1日,欧建新的主管通知他过去进行工作交接,期间流露出劝退的意思,”丁秀芳说,当时丈夫完全没有预见到这个局面,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5天后,欧建新的人事部和他说,让自己提出离职,然后去谈补偿问题。”

  丁秀芳表示,欧建新和公司人事部在股份转让价上产生了分歧。因为去年离职员工股份转让价为4元一股,“但这次的股份转让价被压到2元一股。欧建新手上有5万股,只能被回购获得10万元。”

  事发当日上午九点多,欧建新突然和丁秀芳说:“领导要我去公司”。丁秀芳问了句“星期天还去干嘛”。“他说有人找他,我问谁啊,他说领导找,也没有具体说就打的去公司了。”

欧建新最后的通话记录。摄影:梁宙

欧建新最后的通话记录。摄影:梁宙

  欧建新的生命终止在12月10月上午10点半左右,在他手机的最后通话记录中,除了某房地产网站外,还有一个深圳号码曾呼叫了欧建新三次,均未接听,后来欧建新回拨了该号码,通话时长为53秒。

  欧建新坠楼后,其家属曾多次拨打该深圳号码,均无人接听,界面新闻记者也曾拨打该号码,同样无人接听。

  事发后,欧建新家属向中兴网信问及当天是哪位领导找他谈话,据其家属反映,中兴网信多位部门负责人表示,并没有人找他谈话,都不知道情况。

  12月15日,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公关人士向界面新闻回应,该公司已成立善后处理小组,安排专人对家属进行慰问,同时指出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并没有所谓的大规模裁员计划。

  坠楼前的两次举手“投降”

  坠楼前,欧建新有些反常。

  妻子丁秀芳、父亲丁力全、妹妹欧莹莹都看到过现场监控视频。据他们回忆,10点到10点10分期间,欧建新打的到公司,在一楼刷卡后,想去乘一楼的电梯。不知何故,他又折返回来改搭扶梯。

  “他刷卡时,面容还是很正常的。但到了扶手电梯上不久,他就把双手举起来,做投降的姿势。那时他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很严肃。”丁力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欧建新到达2楼后,又乘直梯到26楼。

  家属质疑的是,欧建新到工位后的接下来20分钟,摄像头画面中并没有拍到其身影。

  12月15日下午,中兴通讯慰问代表对此表示,该摄像头是旋转的,并非用于监控员工工作,而是监控出入通道。当时摄像头刚好转到另一边,所以没有欧建新的身影。“但是视频内容没有缺失,每分每秒都存在,没任何黑屏或任何人做过手脚。”

  就在这20分钟之后,欧建新又举起了双手。

  丁秀芳父女说,10点半,监控显示欧建新走去窗边,试图推开窗户,没成功,又换了一扇,才打开。窗户很低,不用踩凳子,身高一米七、体重75公斤的欧建新钻过了“有40公分大的窗户”,纵身跳了下去。

责任编辑:hg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8 鹤岗hg新闻资讯门户站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