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数据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极限咏宁:订婚[滔滔不绝]在即,却死于第四次失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hg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22
摘要:吴永宁在高楼边沿处用平衡车做为危险动作。这也是他的微信头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録音筆 来源:录音笔(ID:recorder2016) 在横店演过很多死去的龙套,这次永宁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手机里的极限坠亡 11月8日下午13点,

吴永宁在高楼边沿处用平衡车做为危险动作。这也是他的微信头像。

吴永宁在高楼边沿处用平衡车做为危险动作。这也是他的微信头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録音筆

  来源:录音笔(ID:recorder2016)

  在横店演过很多死去的龙套,这次永宁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手机里的极限坠亡

  11月8日下午13点,“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吴永宁出现在263米高的长沙华远·华中心大楼顶楼。

  手机固定在大楼一侧,将记录下他的无保护高空极限动作,之后进行剪辑,上传到社交平台。

  26岁的吴永宁在这些平台上拥有超过120万的粉丝:火山小视频99万,美拍24万,快手2.5万。

  最终这部手机见证了他的意外坠亡。

  这是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开头和以前类似:

  在楼顶,他穿一身黑,只有帽衫的帽子是白色的。他在做准备工作,用抹布和裤腿反复擦拭楼顶边缘,双手支撑,身体顺着玻璃墙壁试探着下滑。几秒后,又返回了楼顶,再次掏出抹布多擦了几遍。

  他开始第二次尝试,做了两个缓慢的引体向上热身。他用双脚踩住玻璃墙面,尝试着向上爬……

  这段未被剪辑的视频还是被传到网上,后来又被删除。已经无法统计有多少人举着手机,看完了这个以拍摄小视频为生的人的最后时刻。

  永宁的女朋友发微博,要求媒体删除发布在网络上的“永宁最后的影像”,“如果再不撤下来,等着我的死讯消息,让你们赚钱。”

  一个星期后,永宁在老家长沙宁乡火化下葬。

  爬楼党

  永宁至少有过三次险些失手。

  今年8月中旬,他和重庆的爬楼爱好者童虎联系,约好一起在重庆爬楼。他们在“火山小视频”等平台上,各自拥有几十万粉丝。

  这些爱好爬到高楼顶上的人,被称为“爬楼党”。

  一个星期内,他们在重庆爬了三次,分别是一座339米高的楼、一座182米高的千厮门大桥以及一座高260米的废气烟囱。三次中间只隔一天,期间爬千厮门大桥时,天空还下着小雨。

  与他们一起爬楼的还有绰号为山猫的爬楼党。山猫之前听说过永宁,也看过他的视频。“当时感觉他没什么”,但到了楼顶,永宁还是让他及同行的五六个人感觉“太疯了”。

  爬到楼顶后,山猫和其他人在拍照。扎着小马尾、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有点瘦的永宁,在楼顶边缘做危险动作。

  他把身体挂在楼顶外,做了几次引体向上,“结果要撑不住了。”山猫记得,“正好在旁边的童虎赶紧把他拉住,拽了上来。”

  9月2日,他们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爬铁梯子到达260米高的烟囱顶。

  永宁单手悬挂在巨大的、深深的烟囱口内,左手持着长长的自拍杆。当他把自拍杆放在烟筒上时,自拍杆连同拍摄的Gopro掉了下去,差点砸到在烟囱下的山猫。

  这让山猫心有余悸。

  永宁像一个外来者,入侵了重庆的“爬楼党”圈子。但很快退了出来,在本地“爬楼党”张想看来,“虽然都是爬楼党,(我们)不是一类”。

  张想一定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爬楼,并且寻找合适的机位,目的是为了拍摄一张城市的风景照。

  而永宁被他形容为“作死党”,张想激烈地反对永宁,“拿生命开玩笑,这种行为不应提倡。这类型的极限运动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不允许的,危害公共安全”。

  来重庆之前,童虎和永宁在今年7月24日,一起爬过张家界的“翼装飞行平台”,海拔1000米。

  那段视频里,永宁抓着栈道的边沿,引体向上,然后单臂悬挂。后来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永宁承认这次“差点失手,好像太滑了。”

  童虎说自己“救过永宁两次”,但他决定离开永宁,“后来他有点过头,老做超过自己能力的事。但劝不住他,就再没和他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爬过一个多月,遍及重庆、武汉等地的高楼、塔吊和大桥。

  两个月后,永宁在长沙坠落时,身边没有同伴。

  就在当天上午,他还发布了在长沙五一广场楼的爬高视频。镜头下,永宁身体悬空,背靠墙壁,右手悬挂在楼的边沿,单膝弯曲,举手眺望远方。

与重庆爬楼党之一的童虎在一起挑战高空极限。

与重庆爬楼党之一的童虎在一起挑战高空极限。

  横店群演

  这个动作像极了他在横店拍的龙套戏。

  2012年,经历了几个城市的辗转打工,21岁的吴永宁来到北京横店做起了群众演员。

  15岁初三毕业,永宁出来闯社会。先后在福建磁砖厂打过工、长沙卖过盒饭。表哥何思喜也和他一起打工。

  永宁独自一人跑到北京想拍戏,结果被骗,押金不退、电脑被扣,做了一两个月群演也没有给工资,最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好回来。

  在他的QQ空间里,“喜欢的明星”一栏里有王宝强,这个演员有着一段传奇的北漂经历:在北影门口等戏的群演最终崛起为风光无限的明星。

  独闯失败后,永宁经历了家庭的变故。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改嫁,后来又患上精神分裂症。

  随后他和表哥何思喜去了横店。何思喜说,一开始不懂,找不到事情做,谁也不认识,只能在外面睡。

  这一年,横店影视城共接待剧组150个,其中48个剧组涉及抗战题材。

  第二年,永宁慢慢开始接戏。2013年7月,他进入抗日剧新《雪豹》剧组。在剧中,作为跟组群众演员,永宁一人分饰三个角色:八路军、游击队员、日本军医。更重要的是,还有了露脸镜头,收入两三千元。

  因为卖力,随后他在新《神雕侠侣》中扮演了进攻襄阳城的蒙古小兵,以及绝情谷弟子等武替。

  “武替的待遇,不仅高出群演,而且导演和演员见到你会和和气气。”何思喜说,“群演只有几十块,而武替则有一百块,好的有两三百。”何思喜和永宁决定转做武行。

  “做我们这一行的,大多数的偶像都是成龙大哥和洪金宝大哥那样。”曾和永宁一起拍过戏的武替小天说。

  2013年底,永宁在横店武替群头关照下,进入《省港大营救》剧组做外围武行。他结识了小龙,在小龙的印象中,永宁“人比较老实,不坑蒙拐骗”。但是“演技还是不行,笨,啥也没练过”。

  很快,小龙给了永宁一个进入武行的机会。

责任编辑:hg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8 鹤岗hg新闻资讯门户站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